喀布爾的書商。和他的女人.jpg

  

‧書名: The Bookseller of Kabul 喀布爾的書商。和他的女人

‧作者: Asne Seierstad 奧斯娜‧賽厄斯塔

‧譯者: 陳邕

‧出版社: 大塊文化

 

 這本書的封面,不是哪個人的剪影,這是塔利班時期生活在阿富汗的女人的面貌。枷鎖一般的「布卡」,原來並不是從古至今一成不變的回教女性穿著。女人們在二十世紀中期曾經短暫脫離了布卡的牢籠,穿著西式服裝。塔利班掌權之後,「所有女性的臉龐都從喀布爾街頭消失了」,因為塔利班神學士不允許婦女讓那些邪惡的人們有機會注意到她們、並用貪婪的眼睛緊盯著她們。布卡這種服裝,「除了正對眼睛的狹窄部位,其餘部位都用厚厚的布料蓋住,如果想要往側面看,整個頭部就得轉過來」,布卡不僅囚禁女性的身體,還囚禁了她們的視野,只因為男人需要確切地清楚他的妻子正在看哪裡。

 這就是《喀布爾的書商。和他的女人》所介紹的世界,女人在這裡只是物品,功能是家務、生育。書商蘇爾坦生在這樣被傳統思想包攏的國家,因為對書籍的喜愛而有著與眾不同的淵博的知識,以及遠大的理想,他崇尚思想的自由,即使蘇聯政權禁他的書、塔利班神學士燒他的書,也依舊阻擋不了他對政府思想箝制政策的抵抗。他收藏著近萬冊的各式各樣的書,他夢想著將來要全部無償捐給城裡被洗劫一空的圖書館。但即使是蘇爾坦,對待自己的家庭也難逃傳統的思維:專制。他也和大多數的阿富汗男人一樣,只因為元配年老色衰,就執意迎娶一位年僅十六歲的二房;家裡的女人沒有自由的權利,她們的婚姻要由一家之主來主宰,成為一樁樁的買賣;他的兒子們不應該去上學,因為他們必須要輔助他的販書事業,如此矛盾,也如此悲哀。

 一邊讀,一邊會覺得憤怒,泰半是為了書中眾多藐視人權的情節。被扭曲的宗教教義、從小就被灌輸在腦海裡的傳統刻板思想,極少有人想要去改造,因此他們的世界總是這樣一成不變。但是誰知道呢?我們無法想像的生活,還是有千千萬萬的人在過著。也許我們覺得這是一種病態的可怕的應該被推翻的時代,但在阿富汗人民看來或許只有這樣絕對的權威才能組成一個遵紀守法的社會。我僅僅只是看,但也實在是不想再多看了,看了心裡很悶,這種感覺在看《追風箏的孩子》、《燦爛千陽》的時候也有,但沒有這麼強烈,也許是因為《喀布爾的書商。和他的女人》是走報導文學路線吧,少了一點感觸、多了一點敘述,沒有替我抒發心內感受的憋屈,可能我不適合看這種書吧。感想也沒多少字,約莫就是雖然生在政治很讓人無言的台灣,畢竟不是塔利班,怕熱的我不用穿布卡還真是值得慶幸之類的。還是趕快找一本開心一點的書來平衡一下比較好。

創作者介紹

【在邊境唱歌】

Fa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